目前分類:【破雲而生】-此文有虐身,啃食前請注意(無性別、神魔) (3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「你想殺吾?」他盯著桔雲,又問一次。

桔雲與他對視,唇角上揚,點頭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小孩子不要看喔!

 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「原來是讓吾的妃子封了聲。」他挑眉,低下頭在桔雲頰邊冷笑,看來沒有幫他解術的打算,殘天嗓音濃醇如未開罈的酒,全身還漫著因慾望升起而濃郁的玫瑰香。因為殘天為無性別的魔靈,為白玫瑰所化成形。

突然,他將握住桔雲分身的指動了起來,桔雲渾身一陣顫慄,想躲卻躲不開,他狂霸地傾身吻上他的唇,粗魯地肆虐。此刻的他為男人形態,對上同是男人形態的他,除了讓他汙辱的羞憤外,還有些慶幸自己此刻並非為女人模樣,因為桔雲認為女人的初夜,比起男人更加寶貴,既然都是羞辱,他寧可選為男人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「唔、唔!」桔雲拼命掙扎,可力量卻不及她們,身上噁心黏膩的感受讓他痛苦地低咽出聲,他怎麼也沒想到,對於這方面擁有潔癖的自己,如今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讓眾多女子汙辱,甚至她們都是殘天的妃子!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背後長鞭落下的速度不快,卻道道噬人血肉,然而桔雲只是用力抓著紅毯,忍受這樣的疼痛。他的腦中飛過許多想重要的、不重要的念頭,這一切只是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。

「唔……」撕心裂肺的痛,隨著鞭子道道落下,桔雲攥著紅毯的指,也因過於用力而指甲翻開,滲出了血水。清楚的鞭打聲迴盪在寢室裡,她們都很安靜,就像在欣賞每一道鞭子落下來皮開肉綻的聲音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未待多久,數名嬪妃自遠方迅速走來,桔雲見他們到來心知已逃不了了,便旋過身快步走至角落,雙手覆於身後,背對著他們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準備虐了......

====================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幾日前夜冥偷偷來到地牢,告訴桔雲近況,只知殘天故態復萌,又舉兵攻打天界,如今天界陷入危機讓他倍感擔憂,既然母心臟已不在魔界,夜冥留在這也無意義,所以他打算離開了。

要帶桔雲回天界卻被桔雲拒絕了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準備要說殘天、夜冥和桔雲的故事了@3@

 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啟天的掌心忽地拂過他的頂頭,一道藍光瞬罩周身,當下讓桔雲無法動彈,他身子一顫,恐懼瞬間脹滿胸臆,難道他真的打算將織芸吞噬掉?

「你想做什麼?」桔雲戰戰兢兢地問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「師父,您不久前才消耗過多靈力,救了兩個孩子回來,如今還得耗神醫治織芸,著實不太妥當,要不織芸就交給徒兒來醫治吧。」一道爽朗的男音自桔雲身後響起,他回身一瞅,沒想到竟是啟天,此時的他削去了過去的長髮,爽朗的短髮使他平添了幾分不羈的風姿,如利鷹般的褐色瞳眸比過去所見更加成熟穩重,難不成……這回他睡了有千年之久?

「也好。」玄祈輕嘆,「為師確實不太適合再耗神了,得休息個好一陣子,啟天,你是為師最信任的弟子,也是目前我們幻河星系中靈力最強的弟子,為師這就將織芸交付於你,希望你能盡心醫治。」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意識慢慢地恢復,桔雲聽見陌生的女音,那嗓音甜甜,帶點含羞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「哇!」織芸興奮地捧著頰,「銀鵰姊姊這可是答應當我的坐騎了?」夢菱雙眸無神地搖頭,隨即將羽翅放下,不再搭理她。
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「啊──」他朝天大吼,當下,周身繞起黑色旋風,黃土沙塵隨之浮旋,那頭紫黑長髮緩緩染上雪白,由髮尾至髮根,濃郁的魘魔之氣壟罩整個世界,那懾人的壓力令眾神心驚,也令桔雲震懾。

「雲……我想到了一個好法子。」他緩緩扯揚薄唇,伸手抹了抹淚,腳一蹬,瞬間已站到桔雲面前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眾神的哀號聲此起彼落,因強烈靈氣的匯湧擾動大家的靈息,形空甚至因氣場相剋而痛暈在地,桔雲雖坐挺身狀似安然,可撕心裂肺的痛楚早已使他的意識陷入模糊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桔雲方步出宮殿,就見到一名可愛的小神女正同啟天談天,不,正確來說,是她一直同啟天說著話,可啟天卻不怎搭理她,像是陷入了自己的沉思,擰眉盯視著她。

「怎麼了?」桔雲縱身躍下,正巧與小神女四目相視,當下心頭震凜,瞬間明白這位小神女即是自己的分身織芸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啟天瞅著他,那眸子如星子般,雖是閃耀勾魅,卻也邪佞得緊。未幾,他輕扯唇畔,「原來是這樣啊,雲,你這番意思在我聽來,也就只要能將你那顆心給勾走,不管是誰都可以。」

桔雲搖頭大嘆:「非也,你瞧瞧,桔雪同桔梗是親屬,除了他以外,還有誰能長得與桔梗相似,還有誰能撫慰我這顆傷情的心?」臭小鬼,怎麼還是不願放棄?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就算桔雪所言為真,啟天是夜冥與殘天的融合,而他過去與夜冥有段感情存在,可是桔雲知道,他與啟天依舊是不可能的。

「桔雲,現在的啟天已不是夜冥了,我不希望你與他交集太甚。」桔雪雙眸低斂,發出深沉的喟嘆,「我擔心到頭來你又會再為他倆傷一次心。」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若只是弟弟般的寵愛,他囚禁你你怎不生氣?他的存在會害了四界眾生,可你卻不願我殺了他,你對他當真僅是弟弟般的寵愛?」
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「別讓他來……快趕他走……」背後的灼熱感和穿胸的痛令他全身冒汗,他緊捉桔雪的手不住發著顫,險些昏厥,卻又硬撐著。他知道若自己失去意識,桔雪極可能會趁機將啟天給殺掉,所以他不能昏去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1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