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修仙奇俠錄》是個很特別的遊戲,劇情複雜多元化不提,就說這三公分厚的攻略本,也無法詳細將遊戲解釋清楚,更何況如今不再是用電腦操作人物,而是活生生地住在了住個世界,以前遊戲人物無法做的動作,如今都可以隨心所欲,以前只有一句台詞的人物,現在甚至可以深入溝通,若說是人工智慧又不太像,尹鋒完全不明白他所發生的一切到底是為什麼。

其實最開始他並不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的一份子,而今他也無法將自己完全代入,但是比起最初的抗拒,倒是較為妥協了,至少他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、遊戲裡,他是有目標的。

尹鋒嘆了一口氣,開始研究起攻略本來了,鑒於上次辰無欲前來的時間和攻略本所寫有些出入,這回他可不敢賭了,打算等會兒便帶景斌前往紫宸派。

幾日前他就已和尹夫人和老爺溝通過,明確告知自己將前去參加紫宸派的資質選拔,雖然尹夫人和老爺心有不捨,但擔憂他的身子也只好應了,更何況修仙有成,對尹家而言也是大有面子,然而此去一別,也不知何年何月還可相見,尹夫人為了避免尹鋒受委屈,準備了非常多的日常用品,還準備了數名僕人讓他帶著,但尹鋒打著的主意可不是能帶奴僕的,所以都被他給婉拒了,表示只願意帶景斌一人,尹夫人雖然擔憂卻也只能無奈應了。

至於辰無欲這方,前天晚上又到尹府欲與他共赴巫山,尹鋒又以身體不佳為藉口婉拒,更是告知辰無欲自己有修仙的打算,辰無欲因擔心他的身子,縱使百般不捨也還是決定放手,並送他三塊中品靈石,三百塊下品靈石,瞬間讓尹鋒心花怒放,對於毛手毛腳的辰無欲也就睜一隻眼,閉一隻眼了。

尹鋒執起擱在桌上已蘸墨的毛筆,驅動丹田裡那少得可憐的靈力,只見一絲淡芒恍若細蛇將筆端纏住鎖定,這才在攻略本後幾張空白頁落筆而寫,由於靈力的幫助,本來柔軟的筆端竟如同鉛筆般堅硬,落下的字跡不同一般毛筆字圓厚,卻也遒美健秀。

尹鋒只怕自己在這個世界待得久了,會忘記自己的身分和任務,每隔幾日便會寫下一句話提醒或勉勵自己。

只見空白頁上已寫了幾句話,如:「第一年的七月初八日:尼瑪的系統,坑死爹了!」、「第一年的七月十三日:別忘了自己是誰。」、「第一年的七月十九日:一定要將景斌養成絕世強攻。」等字句勉勵自己,如今即將離開尹府,朝修仙劇情而去,他也不忘在上頭記上「第一年的七月二十五日:朝修仙劇情邁進,保護景斌貞操為第一。」

寫完這幾字之後,他收斂靈氣擱下毛筆,又研究了一下攻略本的近日劇情,隨後又將夾在攻略本內的一張照片拿起來,上頭是他心目中的女神陳默歆,這張照片在穿越時恰巧夾在攻略本上,這陣子一有時間,他便會將照片拿來望著,然而此刻看見照片上的女神,心中不免再次泛起悲愁之感。

等他成功破關回去也不知幾百年後了,到時女神又在何方?他玩這款遊戲的意義又在哪裡?

好半晌,他苦逼森森地將照片放回攻略本內,並將攻略本收到空間背包內,只見空間背包裏頭已放了不少食物、書籍、玉簡與生活必需品,儼然尹夫人準備的東西大部分都被他收到空間背包裡了。

尹鋒轉過身看了一眼銅鏡裡的自己,又不禁再嘆一口氣,從攻略本上的人設就知道尹鋒模樣不錯,但是真沒想過尹鋒的模樣與自己本來的樣貌有八分像,唯一不同的是尹鋒年僅十六,生活在大戶人家裡又倍受寵愛,少有吃苦,皮膚白嫩氣色佳,和天天爆肝已二十七歲的他不同。

整理好儀容後,尹鋒不再多想,拉起門閂推開門板後,頭也不回地朝尹府大門走去。

來到門外,馬車早已備妥,尹夫人心有不捨拉著他說了幾句就落下淚來,尹鋒無奈也只能安撫幾句,和老爺夫人話別後,意思意思地拎了個小包袱,便彎身進入馬車內,而景斌早已在裏頭等待他了,馬車隨著車伕手裡的鞭子一落,開始往城外駛去。

尹鋒與景斌相對而坐,景斌手裡拿著玉簡張著晶亮的雙眸望向他,由此可知稍早在等待他時景斌還在看著玉簡內的資料,真是愛書成癡,也不知如今智力達到多少,可智力是一回事,人生處事又是一回事,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,如今有多少個「攻」在對他虎視眈眈,單靠智力絕逼是不足的。

想到紫辰派將會遇到的「攻」,尹鋒就一個頭兩個大,眼看景斌水汪汪的雙眼直望著他,他想了想覺得早點提醒也是好,這便對他道:「景斌,我有些話必須要和你說,讓你有些認知也好。修仙之人說到底也還是個人,只是壽命較長,能力較強罷了,其中修士不乏狡詐、貪婪與虛偽,哪怕正派道統,也非大家所以為的那樣正直。

景斌正襟危坐地望著他,手指輕點玉簡,認真地聽著。

「在修仙界多是為了寶器、丹藥、靈寵、修練功法而互相廝殺,殺人奪寶之事層出不窮,唯有自己能力強大到他人不敢將邪念放在自己身上,才可能停止所謂的殺戮之事。」

車窗外的陽光因車簾遮掩只剩一條細芒,而這條細芒正巧落在尹鋒的頰上,他半垂長睫,繼續道:「然而在實力不夠強之前一定要懂得韜光養晦,哪怕之後因資質上佳成了核心弟子,也要斂其鋒芒,待人和善,更要記得別強出頭讓人記上了心。」想到未來的劇情,他不得不如此提醒,「我資質不佳,不如你雷屬單靈根。」

景斌聞言眼底閃過一抹疑惑。

「五靈根在修仙界只是個廢材,紫辰是個大派,絕對不可能看上我這種五靈根的修士,我將以你的奴僕身分進入紫辰派,只能託你幫忙教我一些紫辰的功法了,屆時還可參加三年一度的比試,若成功讓長老看上,我還有機會進入內門。」或許景斌年僅十二歲,哪怕因閱讀增長了不少智力,可在尹鋒眼裡,他人是個孩子,並不覺得景斌會有多數修仙之人的陰險與自私,所以他並不避諱,直接將自己的計畫說出來。

景斌嚅著唇瓣,猶豫半晌才怯怯道:「大公子怎知道我是雷屬單靈根?」

屬性、靈根可不是隨便就能知道的,要知道那都只有門派的陣法或寶器,或是元嬰以上的修士以靈息灌入體內探視,才可能知道對方的靈根為何,那尹鋒又是如何得知,而且說得就像是已知道他會當上核心弟子似的。

尹鋒臉色一僵,撇開視線。

臥槽!這孩子不得了了,智力提高後一下子就抓住哥的尾巴了,艾瑪,說錯話了怎麼破!

沒有得到解答,卻見尹鋒繃著臉,景斌有些懊惱,認為自己說錯了話讓尹鋒生氣了,連忙開口轉移話題,「謹記大公子所言,只是這得委屈大公子了。」

「不委屈,還有你別再喊我大公子了,叫我哥哥就好,我早就將你當作弟弟了呢。」說著,他伸手在景斌頭上輕揉。

「這、這不合規矩……」景斌雙眼微瞠,嘴裡說不合規矩,可心裡卻是澎湃萬千,有個這麼疼愛他的哥哥,那是多麼幸福的事!他真的可以叫大公子哥哥嗎?

「怎不合?只是屆時到了紫辰派後,你是我所服侍的公子,我是你的奴僕,在其他人的面前你就得叫我的名字,在無他人的地方再喊我聲哥哥吧。」說著,尹鋒從包袱裡掏出幾件繡工精緻的衣衫,衣衫不大正好符合景斌身材,他將這些衣服都遞給了景斌,自己則換上一件普通的衣服,身上貴重的飾品也都收了起來。

「哥哥……」景斌一張臉紅撲撲的,他欣喜地望像尹鋒,又低頭撫摸衣裳,他從沒摸過這麼精緻的衣裳,忍不住摸了好幾下,雖然此刻他心中對靈根之事頗有疑惑,可是看見閉眸假寐不再說話的尹鋒,也不好再打擾他。

沉默是金,別問哥,哥在睡覺呢!

尹鋒詐死中。

 

青羽世界裡單靈根十分罕見,雙靈根足以稱做天才,可紫辰派到底是個大派,不願收五靈根的修士,只對外宣稱收四靈根以上或已築基的修士。

由於紫辰派五年一度的資質選拔將近,不少凡人如尹鋒他們想湊湊運氣,哪怕最後發現自己只有五靈根,也還有機會進入其他小門小派當個外門弟子。

因為搭乘馬車不好修練,這段路程尹鋒和景斌幾乎將所有時間皆投入在閱讀上頭。

玉簡這種東西若放在現代可說是非常逆天的好東西,只要將玉簡放到額前玄關處,玉簡內的資訊便會灌入識海之中,便可永遠記憶,之後只需靜下心來將資訊消化,若未完全消化資料,以後也可以在識海內調閱紀錄,屆時便會在腦中浮現文字,一字一句非常清晰,只差有沒有將文字融會貫通罷了。

自從有了玉簡,尹鋒和景斌很少再閱讀書籍,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消化玉簡內的資料,只是尹鋒手中的玉簡大多是都修仙、煉丹等簡單入門的資料,並沒有可以增加感受值的春宮圖。

當然,書籍的春宮圖他也有帶著,只是與景斌待在同一處不好拿出來,若讓他以為自己是個變態可就不好。也因如此他能閱讀春宮圖的時間只剩下到客棧投宿的夜裡,然而從尹府到天梁城這路上只經過三座城鎮,其他夜裡他們也只能睡在馬車內,因此尹鋒七天裡只有三天看過春宮圖,然而這三天也足夠讓他將感受值從196提升至202了。

當感受值突破兩百後,尹鋒激動得一整晚睡不著,想到興奮處又在馬車裡打滾,嚇得景斌以為他鬧肚子疼。

原來當感受值突破兩百時,系統開啟了「武學系統」,「武學系統」分為兩種類別,一類為打通奇經八脈,一類為技能法術。每升一級可得2點系統技能點數,每打通一處經絡得花3點系統技能點數,每學一樣初階法術只需耗費3點系統技能點數,中階法術耗費8點,高階法術耗費15點,仙階法術耗費30點,神階法術耗費50點,且必須循序漸進修煉,未練初階不可練中階。

然而最讓尹鋒開心的因素,是經絡的通暢足以影響修仙階級,凡人就是因為經絡不通暢,以至於長生大小病症,而修仙之人最初需修煉的便是經絡,以氣沖脈,達到經絡通暢才算是踏入修仙之門,煉氣一至八階,練得就是經絡,倘若經絡因系統而開通,要一口氣升到煉氣八階可不是夢。

單靈根之所以是難得一見的天才,乃是因為單靈根者可將包羅萬象的天地靈氣轉化為一種單純、純粹的靈氣,純粹的靈氣導入體內排除經脈雜質,過濾、濃縮至精華,儲存於丹田之中,便是修仙的基本功。而五靈根者卻是一口氣將金木水火土五種靈氣導入體內,天地靈氣本身具有雜質,需經過靈根過濾,因一口的吸收無法將靈氣轉化純粹,而紛雜的靈氣在清理經絡時速度就慢上許多,所以五靈根的修士大多境界都不高。

而這個系統可以打通十二經絡,便可以為他縮短煉氣期修練的時間,只要打通經脈便再另行修煉,閉關幾日乃至幾個月,一口氣提升修為也不再是難事。

只是接近紫辰派的資質選拔,尹鋒擔心打通經絡會讓他壓制不住修為,在這種時間點閉關,可就進不了紫辰派了,所以他決定先按捺住心中的激動,暫且先不使用武學系統,照往常那樣直到事情都辦妥後再來研究,這也可以幫助自己修練心性,讓自己得以更為沉穩,對進階也有幫助。

畢竟這是個修仙世界,看過太多QD修仙文的他,怎會不了解修仙大道最需磨練的就是心性了,哪怕這是遊戲,心境的轉化也確實足以影響修為,這不,前些時候靠自己修練至煉氣一階後,他覺得自己變得比以前更加沉穩些了。

艾瑪,這絕逼不是錯覺!

和心情雀躍的尹鋒相比,景斌心裡卻是十分忐忑,他很明白尹鋒將希望都投注在他身上,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是單靈根,縱使如今已是煉氣二階,但他也就只是按照市面上流通的功法學習罷了,對於自己的靈根他也不知曉,就怕尹鋒判斷錯誤,到時他沒了價值,是否……會尹鋒被嫌棄?

揣著不安的心,他們終於來到了天梁城,天梁城是瑾國交通樞紐,也是瑾國唯三擁有傳送陣的大城,這裡的傳送陣傳輸的地點是修真界,其實並非不同空間,而是不知幾千幾萬年前,修仙之人為了將修真界與凡世劃分開來,獨立占領靈氣充足的靈脈,所以設下強大的陣法讓靈氣無法外流,非擁有靈根者無法踏足,而有靈根且金丹期以下者,也只能依靠傳送陣到修真界。

傳送陣位在城內東南方,半徑就有三公尺寬,上面有著用石頭刻成的咒字,四周圍成了一座偌大的廣場,廣場皆由石塊鋪成,許多人趁著這次紫辰派資格選拔在外圍擺攤,上頭不乏一些靈草、丹藥和靈器,只是在凡世裡所賣的修仙物品,也不會是多麼罕見的東西。

這裡的攤販可用銀兩或靈石交易,尹鋒來到這裡才曉得一顆下品靈石竟值五兩黃金,怪不得凡人對修仙趨之若鶩,畢竟入了紫辰派,哪怕只是個外門弟子,一個月的物資就有兩塊下品靈石了。

雖然尹夫人和老爺為他備了不少靈石和生活用品,但都沒有辰無欲這麼闊綽,對此,他終於相信辰無欲對前任尹鋒是真愛了。

一想到辰無欲,尹鋒忍不住打了個寒顫,景斌見狀連忙關心道:「怎麼了?冷嗎?」

「可能有些緊張吧。」尹鋒朝他微微一笑。

他倆隨著眾多人潮排隊進傳送陣,只有在八月一日至五日這五天,傳送至紫辰派的費用全由紫辰派吸收,若是其他時候,光要啟動傳送陣一個人就得耗上十塊下品靈石,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負擔得起的。

待好半天,終於輪到他倆,尹鋒握住景斌的小手,轉頭對隨他們前來的馬夫含笑道:「這陣子辛苦你了,謝謝。」

馬夫怯怯地看了他一眼,本想說句請他好生照顧自己的話,可一想到尹鋒反覆無常的性子,縱使這幾個月來已好了很多,但尹府眾人對尹鋒的恐懼仍難以抹滅,馬夫張著唇想說些什麼,可話卻遲遲未落,只能看著尹鋒和景斌隨著傳送陣離開。

創作者介紹

燕南飛(秝子)的(生活/小說)館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茶昕
  • 一堆人守在晉江書坑裡蹲苦窯等著秝大更新,每天喊著:求更呀!
    慢慢寫吧這樣文的質量才好,很少看到把BL文寫的很有趣的作品
  • QAQ 這陣子突然對碼字沒興趣了,正在努力看小說找回興趣!!!!!

    燕南飛(秝子) 於 2014/01/05 01:01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