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此沉默的時間已過半刻鐘,忽地,辰無欲雙手環胸,下巴微揚,「該我出題了。」

哈哈哈!他答不出來就開始裝逼了!

「猜猜我現在在想什麼。」

「什麼?這也算是題目?」

「當然。」

「唔……想著我剛才出的題目。」

「錯。」辰無欲露出狡黠的笑容。

尼馬!這傢伙太卑鄙了!這種問題不管怎麼回,只要他否認,答案就是錯的!

尹鋒深吸一口氣,「王爺,您就不好奇我適才出的題目的解答嗎?」

「嗯?」辰無欲單眉一挑。

不等辰無欲回答,尹鋒直接道:「1加上1000等於1001,2加上999等於1001,3加上998也等於1001,1到1000總共有500對相加總數都是1001,所以以1001乘以500……」尹鋒狀似困擾地蹙起眉頭,若有似無地撒嬌道:「王爺,你較聰明,可否說說這麼龐大的字數該怎麼算?」

辰無欲抬起疑惑的眉眼,「怎麼你知道這個題目,也知道如何算,卻算不出?」

尹鋒以指撓撓頰,明眸轉了轉,沈默不回。

辰無欲輕笑,上前勾住他的下巴,面龐與他距離甚近,「行,你主動吻我,我就告訴你。」

只見尹鋒不假思索地上前在他臉上用力一啵,「好了,請王爺為我解惑。」

辰無欲一手握住他的手掌,另一手在桌案上劃出算式,為他解釋算法,「就是這樣,所以是50萬又500枚銅板。」

「哦……我明白了。」

【系統提示:尹鋒智力提升2。】

哇哈哈哈──果然可以靠這種方法提升智力!勞資真是太聰明了!

「我非常喜歡你今天的表現。」辰無欲用力將他拉入自己懷裡,並將他的手往自己身下鼓起的欲望放,在他耳邊吐氣,「小妖精,你引起我的熱情了。」

辰無欲有的他也有,有什麼好得瑟的!尹鋒在心底翻了個白眼。

「既然你想要……呵,我就做到你下不了床。」辰無欲呼地上將他拉起身,隨即將他壓在床榻上上下其手。

系統系統快出現!救救菊花,救救窩的菊花啊──

孰料讓辰無欲吃足了豆腐,系統依舊沒出現,眼看衣服將要被扒光,尹鋒突然覺得陷入了深海之中,看不見一絲光芒。

搞了好半天終於提升智力了,哪裡曉得千算萬算卻沒算到系統會這麼不靠譜。特馬!如果他真的被破菊,還能算是男人漢嗎?他的王霸之氣還沒機會展現就留下這樣的汙點,那死死算了!

尹鋒一臉沉陰,對於辰無欲的挑逗他是厭惡大於享受,哪怕這個身體已經被調教得十分敏感,但是對此刻滿心都是憤怒的尹鋒來說,憤怒的火焰已經足以壓過住欲望的燃燒。

然而就在他以為沒有希望之時,不靠譜的系統終於跳出來了──

【進入劇情:喔NO!雅美蝶〈一〉,請問是否開啟系統提示選項?〈友善提醒:如不開啟,您將失去貞操。〉】

【選項一:已使用。選項二:生病。】

噢噢噢!出來了,終於出來了!

「我選二!選二!」

【系統提示:20秒後您將吐血昏倒。】

擦!智力100就是不一樣,玩得這麼狠!

「痛……」尹鋒推開辰無欲的身子,裝模作樣地摀著胸口,辰無欲見狀連忙起身將他攬在懷裡,「鋒兒,怎麼了?」

尹鋒唇瓣顫抖,狀似痛苦地咳了幾聲,以顫抖的手握住他的手背,艱難地吐出幾個字:「王爺……其實我有個秘密……一直沒有告訴你……那就是……」

「什麼秘密?」辰無欲蹙起劍眉,所有的欲望全讓他痛苦的表情給消退了大半。

「其實我……我……」

「你怎麼?」

「我有病。」

「……」

尹鋒「噗」地一聲,一口鮮血噴在辰無欲的脖子上,隨即暈死過去。

==============

尹鋒作了一個夢,夢裡他和景斌是兩隻小綿羊,被身為大灰狼的辰無欲追著跑,逃啊逃啊來到了一座石洞,他們只得往石洞內鑽,最後沒路了,他開始猶豫要把景斌推出去還是自告奮勇上前讓大灰狼吃了,哪裡曉得這時景斌突然開始掉毛,掉著掉著,白毛變成了灰毛,尹鋒眼睛一花,轉眼間景斌竟然變成了一隻大灰狼!

然後……然後他就被景斌給吃掉了。

「啊──」尹鋒倏地睜開眼,一臉驚恐。

「大……大公子!」景斌的聲音從他右側傳來,尹鋒還未從恐懼中抽離,頓如驚弓之鳥般往後縮退,然而在見到景斌的模樣時,他瞬間回過神來,驚訝於景斌那張原本秀美如畫般的容貌和身材,如今因消瘦而顯得憔悴單薄。

景斌愣愣地望著他,手裡還捧著一本書籍,突然間眼淚嘩啦啦地落了下來,景斌以袖抹了抹淚水,可是淚水卻止不住,他將書籍擱在桌上,將臉埋入手掌之中,抽抽噎噎地道:「我……我還以為……大公子再也醒不過來了……太好了……太好了……」

尹鋒讓他梨花帶雨的模樣給震住了,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,卻因太久未出聲,發出如同兩張砂紙相互摩挲的沙啞聲,「怎麼了?我睡了多久?」

景斌抽抽噎噎地道:「三……三個月又五天。」

「什麼!?我睡了這麼久?」睡了這麼久不用吃喝拉撒,這果然是不科學的世界。

等等!這不就白白浪費了三個月的時間了嗎?啊──這坑爹的系統!

「我昏睡的這段時間你有沒有乖乖讀書?」

景斌未料到他醒來第一個問題就是關心他,本來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又不禁落下,他點點頭,抽噎地道:「有的……只是大公子暈倒後,老爺……老爺便不再請夫子教導我,我、我就自己拿書櫃上的書來看……」越說他聲音越小,因為尹鋒的表情越漸猙獰。

「大……大公子可是不希望我……拿您的書?」

「怎麼會,我是氣爹怎麼不讓你繼續讀書!」他以手肘撐著身子,用力翻身下床,卻因身子太久沒動以至於血液不循環,走沒幾步險些跌倒,好在景斌眼明手快攙住了他。

「那日辰王爺離開後,可有再來?」

景斌以為他擔心自己失寵,給了他安心的淺笑,「有的,王爺很緊張大公子,每一段時間就會來看看你。」

「那他有沒有見到你?」尹鋒緊張了。

「沒有,我聽大公子話,離王爺遠遠的。」景斌神情有些黯然,沉默一陣子後他突然跪下來道:「我……我生是大公子的人,死是大公子的鬼,您的恩情我絕對不會忘記,絕對不會……不會和您搶王爺的,您……您別擔心。」

尹鋒一口血險些噴出來,他恨鐵不成鋼地把他從地上拉了起來,一臉沉陰地道:「男兒膝下有黃金,以後不可隨意對人下跪,知道了嗎?」

景斌錯愕地望著他,卻見他續道:「而且你會錯意了,我不喜歡辰王爺,也不會喜歡男人,我喜歡女人,軟綿綿嬌滴滴的女人!我從來都不想要在別人身下承歡,會教導你讀書也是希望你不要和過去的我一樣,在別人身下……」

尹鋒嘆了一口氣,神情憂鬱地看向別的方向,語重心長地道:「其實看見你就像看見另一個我,正因為如此才不希望你接近辰王爺,我怕他看上你,讓你過著我以前的生活,失去男人的尊嚴在他人身下苟活,這是我所痛恨的!」

「我希望你能選擇過自己想要的日子,掌握自己的人生,你可以像一般男子娶妻,當然,如果你喜歡男人,那麼……咳!也不要是被壓在身下那個。」夠直白了吧?就是要他當攻啊攻啊!

景斌聞言震驚不已,尹鋒瞧了他一眼,明白他已將自己的話聽了進去,不由得揚起欣慰的笑容。看來景斌這段時日的自習,智力已提升不少,畢竟是主角體質,理解能力應該會比一般人要強得多,只是不知道他現在的智力是多少。

思及此,尹鋒將左手拇指與食指指腹相互用力按壓,孰料等了半天卻不見景斌的素質狀態,他震驚地看著他,呆怔好一會兒。

這、這、這是怎麼一回事!為什麼看不到,難不成景斌的等級已經超過他了?這怎麼可能!?明明還沒走向修仙劇情,景斌的等級怎可能提升得這麼快!?

依照攻略本上所寫,主要素質每提升100點才升1級,煉氣期每提升一階可升2級,達到築基初期可升5級,築基期以後每過一個中、後期各加10級,後期至下一階層加20級。所以等級的提升主要是看修仙狀態,每修得越高等級越高。

「大公子……」景斌身子微微顫抖,扯了一抹難看的笑容,他用掌心抹去仍不停落下的淚水,哽咽道:「謝謝你……過去我完全沒想過可以自己掌握人生,如果可以,我希望以後能成為學堂裡的夫子。」

咦?他會說這句話,顯然智力已經提升到了某個階段了。

「大公子,有一件事必須要和你說,可是……希望你知道後不要太傷心。」

喂喂,這事一聽就很不妙啊!

創作者介紹

燕南飛(秝子)的(生活/小說)館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