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剛才到哪兒去了?」尹鋒甫推開門扉,辰無欲就將他給拉入懷中,大掌肆無忌憚地穿過衣衫,遊走在他潔白的身子上,時不時揉捏一番,直聽見尹鋒唉疼,仍不願放過。

「乖巧了一陣子,又想鬧騰什麼?怎麼都學不乖。」辰無欲低頭欲吻,又讓他撇頭躲開,只好低頭下移輕齧他的喉結,一手玩弄他胸前的紅珠,一手往下方探去,「你想養男寵,我也讓你養,怎麼……現在倒忘記誰是你的主人了?」

「嗯……別這樣……」次奧!繞了一圈又繞回來了,最多也只是時間推遲一些,難不成他終究還是得被他破菊不成?

辰無欲挑眉,單手握住尹鋒越漸勃發的慾望,以指腹摩娑挑逗,「嗯?真的不要?」他嗓音濃魅充滿著誘惑力,尹鋒聞言身子不禁打了個激靈。

他能實話說特馬的不要就是不要嗎?欺負他是平民啊,為毛他沒穿到皇帝身上──

「王……王爺,我適才剛解手,這……沒清洗過總不太好吧……」尹鋒雙眼盈著迷濛的水光,嗓音顫抖如哭泣,惹得辰無欲心裡一陣蕩漾,所有的不滿霎時全都飛到九宵雲外去了。

【系統提示:尹鋒魅力值提升7。】

老天爺呀!不要再給他加推倒值了——

「我就知道你會在意這個,這不就讓舒兒備妥浴桶了。」他輕啄尹鋒的眉角,鬆開箝制,改握住他的手心,拉著他步出書房。

浴、浴桶!?不帶這樣苦逼的,他才不要和男人洗鴛鴦浴,蒼天吶,系統啊,救命呦!他不就是個配角嗎?怎麼過得比主角還要刺激!

夜幕降臨的夜裡,只有淡淡的月光和紅橙色的燈籠,此刻尹鋒的心如同這些燈籠內的紅燭,為即將失去的貞操垂淚,苦逼之際他也只能舉頭望明月,低頭思黃瓜。

兩人穿過幽暗的小徑,來到一處熟悉的院落,正是尹鋒的寢房,尹鋒一度想扯下辰無欲的掌心落跑,卻發現怎麼辰無欲的掌心好似帶著一股看不見的力量,緊抓著他,疑惑之餘他想起自己可以趁機探查辰無欲的數值,卻發現看不出來他的等級,這時他才猛然想到,攻略本裡介紹配角時,辰無欲初始等級就有23等!

——難不成他的貞操真的就要交代在這裡了?

辰無欲推開房門,躍入眼簾的是瀰漫氤氳空氣的浴桶,尹鋒見狀一腦門子的黑線。

喂喂,說他會在意,其實真正在意的是他自己吧!泥煤滿滿的玫瑰花瓣是要鬧怎樣?他又不是女人!

「我等你。」辰無欲眉眼含笑地在他額前落下一吻,鬆開手後毫不猶豫地步出房門。尹鋒如臨大赦,急忙掩上門板,從懷中掏出春宮圖,並狠狠吻了幾下。

特馬的要嚇死他了,還以為要共洗鴛鴦浴,想不到居然就這樣放了他,菊花有得保了!

「鋒兒可別讓我等太久,要不然我會以為你想邀我共洗鴛鴦浴。」一聽見門外的聲音,尹鋒手中的春宮圖險些掉落,他連忙喊「是」,踱至浴桶旁,以指輕撩水面,感受溫度尚可,便俐落地脫下衣衫,腳踩矮凳跨入浴桶之中,至於拿著春宮圖的手,自然高抬不放,這救命的玩意兒可不能沾濕。

尹鋒連忙解開髮髻,並低下頭將墨黑色的長髮浸濕,由於古代沒有吹風機,洗髮不易乾,他認為頭髮未乾若行魚水之歡,濕濕黏黏頗不帶感,或許能降低辰無欲對他的欲望。

隨後,他將握在手中的春宮圖快速翻閱,熟料他發現這本春宮圖並沒有文字,僅有交纏的圖畫,依舊屬於男人與男人的欲望。

特馬的有夠醜,果然還是片子帶感多了,古代所繪的水墨人物,完全不符合現代人的審美觀。終於翻閱完畢,他說出一番感想。

【系統提示:尹鋒感受值提升2。】

尹鋒石化了五秒鐘,隨即暴躁了。

擦!怎麼只提升感受值!?勞資的智力呢!智力呢!還有智力呢!

「鋒兒,我知道你不愛讓人見你沐浴的樣子,我可快耐不住了。」辰無欲身倚門扉,抬首望向天上的彎月,唇角似有似無的上揚著,瞳裡釀著濃郁的慾望。

門外,是如猛虎般的辰無欲;門內,是簌簌顫抖如兔子的尹鋒。

「等等!」尹鋒慘白著臉,連忙「唰」地起身翻身下地,旋即拎起擱在一旁的白布拭乾身上的水珠,又忙撈起安放一旁的新衣衫,然而衣服還未穿上,門板就被推開了。

「出水芙蓉……嘖嘖,鋒兒你是故意誘惑我嗎?」辰無欲雙臂環胸,揚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唇,一雙眼如火炬,在尹鋒潔白的身子上放肆掃看,這一瞬間尹鋒突然不知道該遮哪裡了。

泥煤,過去在宿舍裡脫光亂走也沒有這麼害怕過!穿到可攻可受配角的人傷不起啊──

尹鋒身子抖如風中落葉,怯懦懦地背過身露出白皙的臀部,心裡邊將辰無欲罵個千萬遍,邊穿上一襲白色衣裳,待穿妥後他才堪堪回身,神色明顯透著不自在地看著四周,視線就是不敢落在辰無欲身上。

尹鋒白皙的臉蛋因蒸氣而泛紅,他視線悠轉,唇瓣因緊張而抿著,溼答答的青絲配上如雪白衣,那模樣像足了讓辰無欲一手摘下的仙人,因掉落凡間而無措。

──眼前人真像一幅美麗的畫。

過去對於如何將高傲的尹鋒臣服於自己,如何讓拒人於千里之外的他在自己身下輕喘吟哦,媚態百出,這一切如摘仙般過程的挑戰,對辰無欲而言無疑是一種樂趣。

然而尹鋒在他三年的追求下來,從強力抗爭到後來的索求迎合,辰無欲漸漸感到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,可是今日的尹鋒與過往大不相同,不僅是對他不再迎合,還有那雙更加生動的眸子,不管是恐懼也好,還是憤怒也罷,每一神態都帶著誘惑,像是在引誘自己品嘗般,讓他心癢難耐。

【系統提示:尹鋒魅力值提升15。】

我擦!站著不動也加推倒值!?而且一加就加15點是怎樣?魅力比主角漲得還快的配角,那就叫做砲灰啊──

不行,還差1點智力,再不想辦法真的會死,被捅死的!

「過來。」辰無欲朝他勾了勾手指,尹鋒見狀神情扭捏……不,說扭曲比較適合,他雙腳似長了根,動也不動一下。辰無欲唇角上揚,忽地箭步上前將他拐入懷中,不給他反抗的機會,直接將他打橫抱起放於床榻上。

「鋒兒,你別再玩花招了,我可耐不住。」說著,他低下頭欲吻尹鋒的唇,卻又讓他撇頭躲過。

尹鋒深吸一口氣,蹙起眉頭思緒快速轉動,過去他的職業是電腦工程師,對於邏輯方面較其他人更為擅長,經過這幾日摸索,他有些捉住了系統的規律,照理來說增加智力的方法應該不僅看書這條才對,那麼……

尹鋒一別適才的抗拒,抬頭以指勾起辰無欲的下巴,調笑道:「王爺,咱們來玩個遊戲如何?」

「哦?」這個小妖精又想玩什麼了,果真今日的他特別不同。

「我們互相出個題,分別有半刻鐘的時間回答問題,若我解出您的題目,今日就到此為止,可若您解出我的題目,我就……我就……」用力咬牙道:「我就讓您下不了床!」

辰無欲聞言朗聲大笑,「好!你若答不出來,我就讓你下不了床!」

不是勞資下不了床!是你啊你啊你啊!豈可修!

「倘若互相解出答案,或互相解不出答案,那又如何?」辰無欲以指摩挲他的頰畔。

尹鋒撇頭:「那就算我輸了!」

「你倒是很有自信。」

尹鋒推開他的胸膛,跳下床榻,拉起椅子連忙坐下,並將身上的衣衫整理妥來,這才對著辰無欲道:「王爺,請容尹鋒先行出題。」

「行,你出題吧。」辰無欲饒有興致地望著他。

「有個商人每日可以賺取的金錢比昨日多1枚銅板,第一天賺1枚銅板,第二天賺2枚銅板,第三天賺3枚銅板,以此類推,那麼第一千天這名商人總共賺取多少枚銅板?」

這個算術題在以前是沒有辦法短時間內就得出答案來的,一直到一位算術天才高斯出現後才發現了數字的對稱性,印象中辰無欲這個配角攻初始素質智力200出頭,雖然不算低,但也不算高,這種現代的算術題對他而言應該不容易吧?

黃橙的燭火搖曳,四周綴著蠟燭燒融的味道,在燭光的照映下,辰無欲的臉龐彷彿敷上一層紅橙色的粉,他挑起單眉,似笑非笑地瞅著尹鋒,霎時間四周沉靜無聲,僅有凝滯的氛圍環繞,如此沉悶的環境下,尹鋒心跳好比擂鼓,他嚥了一口唾沫後,伸手抹去額角淌滑的冷汗。

泥媒,他到底是知道還是不知道?

創作者介紹

燕南飛(秝子)的(生活/小說)館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讀者
  • 我我我.......
    我不會用晉江網的東西阿......!!

    感謝餵食mOm~~
  • \(>_<)/ 非V文會放在部落格上的(只是到時候更新會比晉江慢~)

    燕南飛(秝子) 於 2013/07/24 17:5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