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302 (4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這個「羈羅」怪詭異地,令她難以招架啊。

「這幾年一直找不到你,你是去哪了?」白駒逸一長喟嘆,隱隱帶些埋怨。「我不懂……印象中我們該是去『蜀業界』降伏『食情魔』,我怎突然投胎到這個地方,甚至不知師父所下的任務為何,只好以斬妖伏魔和尋你為終生目標。」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背後長鞭落下的速度不快,卻道道噬人血肉,然而桔雲只是用力抓著紅毯,忍受這樣的疼痛。他的腦中飛過許多想重要的、不重要的念頭,這一切只是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。

「唔……」撕心裂肺的痛,隨著鞭子道道落下,桔雲攥著紅毯的指,也因過於用力而指甲翻開,滲出了血水。清楚的鞭打聲迴盪在寢室裡,她們都很安靜,就像在欣賞每一道鞭子落下來皮開肉綻的聲音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沒想到祈崙山竟如此特別,遠看如一般山脈般,孰料縱身下,足踏黃土昂首一望,眼竟無茂密樹林,卻有滿山遍野的花朵,美不勝收。

抹藍花綴青翠,皆是未曾見過的花朵,香濃瀰漫四周,見幾柱尖形岩石生自底冒出,疊成數排天然屏障,薄霧幽邈拂空,水氣帶些香甜,如此景緻仿若人間仙境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==============

夕陽下斜暉,白雲倚潮紅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羈羅唇角冷揚,優眉邪魅一挑,修長的指忽落至趙旭崢額前。

「等!」趙旭崢急喊道:「你先救她,晚些收我。」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廣告   

廣告2  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方回房,趙旭崢快步走至櫃子前,將一張畫紙掏出,並小心翼翼地折好,塞入懷中,那是一張他的人像畫,是劉羽臻為他所繪,是他唯一能帶走的寶貝。

趙旭崢旋身,見佇立於一旁的白墨,不禁嘆道:「白墨……再一時辰你就帶羽臻和穆清走,記住……不管去哪都成,就別回王城,別回慕容府,更別想來找我。」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===============

十一月二十三日,天降紛雪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==============

早晨,拂入窗內的風帶些冷意,然,清脆婉轉的鳥鳴悅耳嘹喨,似能驅寒地為一日之始而奏曲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嚴寒的天氣,漫天霧白,聽聞馬蹄聲,不急不緩地前進,視移,見一輛馬車劃過山道,倆抹人影坐於馬背上,前者俏麗中帶些俊美,眼神流轉間閃過些許孩子氣,後者有張清雅俊逸的面容,眸瞳裡流瀉出對眼前人的疼惜與寵溺。

「這是我第一次騎馬呢!」劉羽臻頭微仰,倚著身後人。「說到這,想起了我的車,那日我走後,小洛可有為難你?我的車應是被他給搶去了吧?」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趙旭崢斂眸避開她眸光,手攬更緊,於她耳畔不停低喃:「我不會讓妳有事的……不會讓妳有事的。」

微徐的風拂過,伴著落葉,帶有一股莫名地蕭瑟,風撩起兩人髮,交纏似難捨,劉羽臻頰貼他胸膛,唯聽規律的心跳聲,心漸沉靜不再過問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未待多久,數名嬪妃自遠方迅速走來,桔雲見他們到來心知已逃不了了,便旋過身快步走至角落,雙手覆於身後,背對著他們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「我可愛的蟲子們,吃飽玩夠了,也該上工了吧。」妖蠱王魅眼一拋,漆紅的指頭朝羈羅劃去。「抓了他倆,給本王煉蠱,本王就想看看,由神祇煉出來的蠱是怎生模樣。」

語落,眾人齊攻向羈羅,羈羅一手緊抱錦玥,一手揮甩炙魔槍化成數道火光破空而去,由於妖蠱王妖齡僅四百歲,她所煉出的蠱物妖齡自是不會比她還長,是以,炙魔槍一落,便能瞬殺一兩隻,可就糟在此時得以寡敵眾,他年歲未滿千,身形為孩童之姿,又得護著錦玥,這一仗打得甚為吃力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蔚藍的天撲上幾絲雲,風拂過,一片綠草低矮,一縷又一縷,綴著幾朵紅意,盎然生姿,宛若世外之境。

兩抹人影一前一後追逐著,前者步伐略重,雙腮鼓起,似生悶氣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夕陽餘暉綻彩,將湛藍的天染紅一半,光落劉羽臻清靈的顏上,卷長濃睫撲紅點點,緊闔的眸,沉靜的面容,在如此凝靜的氛圍中,彷彿絕塵天仙,清美之貌令人動心。

趙旭崢伸手輕撫她的頰,垂眸凝盯她膝上畫冊,原在手中的畫筆,因無施力而滾落至地,她頭倚身旁樹幹,深沉地睡了下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夜晚,星月映燦,聞風捲葉颯颯聲,墬落的葉仿若慵懶沉息著。一道修長身影佇立樹梢,風撩紫髮映那一弧銀月,透些虛渺不真之采。

劉羽臻面向南方,見那不遠處的喧鬧之城,並非她心中的目的地,卻可能是趙旭崢與穆清的歇腳處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朱珩,可以麻煩你尾巴別甩這麼用力嗎?」沒想到神祇也會「暈車」。

聞言,朱珩瞬剎住身,他轉首,張著一泓如清泉般的無辜眼眸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準備虐了......

====================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足沾地,一塵落沙因氣捲起,她仰首望向許久未見的家門,有些近鄉情怯,腳抬著卻未落下。

劉羽臻輕撫頰,斂眸喟嘆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不……」劉羽臻哀痛萬分,在他鬆手之際,撲跪下來。「你恨我便是打我、罵我都行,別遷怒他人,要我給你磕頭也行。」語畢,她頭擊落在腳下朱珩的背上,發出清脆敲響。

「這雙眼弄瞎也行,殺我也行,就求你別傷害大家了。」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