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207 (7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• Jul 31 Tue 2012 20:41
  • 密碼文章 雲-5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說好的颱風假呢! <--請無視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• Jul 30 Mon 2012 16:18
  • 密碼文章 雲-4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• Jul 29 Sun 2012 19:38
  • 密碼文章 雲-3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一樣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• Jul 28 Sat 2012 19:37
  • 密碼文章 雲-2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一樣的~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• Jul 27 Fri 2012 21:15
  • 密碼文章 雲-1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今日密章二更!沒事多留言,多留言沒事~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你知道的= =+
  • 請輸入密碼:

    刀劍速快如電掠過,「唰」地一聲,紅紫兩道刀劍之芒,於空中化成不尋常的流光爍影。

    「桔雲!」見他如此,殘天擰眉吼道:「你明知吾下手不重,有心讓你,竟還敢這樣?」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風蕭蕭,沙塵漫天而飛,此地無綠色青草,僅有一望無際的滾滾黃沙。然而此時大地卻出現了數個坑洞,是因適才激烈的對決所致。

    「桔雲,不枉吾等你數月,你果真未讓吾大失所望。」殘天雙手環於胸前,纖白長指輕撫滲出黑色魔息、參滿鮮血的左手臂,上揚的唇角勾出一抹興然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桔雲口喃咒語,指比手印,下一秒,殘天施術罩頂的白光焰球竟讓他給化了去,就在此時一陣風恰巧拂過,但見彎月破雲而出,暗夜裡可見零碎的星子,天氣似乎較適才好了些許。

    「桔雲?」殘天神色一別適才輕鬆的姿態,雙眉蹙起,一股疑惑與恍然交織於心。「是當初在中央界的桔雲?」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彎月如眉掛空,湖波瀲豔映月,清風逗弄樹影,漣漪為風陣陣。一聲長簫劃過夜空,乘風徐徐低回,旋律縹緲悠揚,繚繞樹林之中。

    曲未畢,另一聲琴音滑入,清脆宛轉,風度盎溢,吟猱間襯著漣漪顫動,與簫聲合伴融於夜風之中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默宇聞言雙瞳綻亮,唇角緩揚。

    殺了他,吾就不會再受他牽動;殺了他,吾就不會有弱點;殺了他,一切又回到往昔,趁情感尚未完全滲透之際,殺了他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陽光照射下,自綠葉枝椏穿透而過,篩灑於地映成粉碎的黑影。遍地潔白玫瑰映燦日芒,徐風拂過,白色的花瓣如雪花般漫空飄盪。

    一抹俊挺身姿佇立滿花中央,風起,撩動他銀白髮絲,如緞般的長髮掠過頰上紅色圖騰,不同以往的艷麗,那是一股難以言喻的清麗脫俗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天空飄過一抹白雲,大地花朵繽紛綻放,爭奇鬥豔,令人眼花撩亂,目不暇給。

    宮內深處,清泉順崖壁而落,水花飛濺,這是一座熱氣氤氳的天然溫泉,襯著飄渺白煙,卻是空靈清新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「巴特利」下意識想伸手觸碰桔雲的臉蛋,指尖卻於半空突然一頓,長指彎曲成拳,黯然縮回。

    「你不隨我們走嗎?」桔梗擰眉說道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桔雲倏然起身,一襲荷葉邊的衣裳因風顫動,因易容而現的妝容,令他看來只是一名長相清秀的女子,然而那抹凝睿悠然的神態,令他一身自信的風采蛻現而出。

    「桔雲?」殘天抬頭凝望著他,桔雲僅是伸手輕拍他的頭,視線未落在他身上,緩牽而揚的優唇帶著幾絲黠意,雙眸直瞅前方正朝自己走來的巴特利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沒有哼唱的配音,唯純音樂繚繞四周,似有散不退的餘音壟罩四周,令桔雲忍不住閉上眼眸,長睫微顫,靜心傾聽清幽純淨的聲音,他唇角琢出一抹陶醉的淺笑,喃言道:「小提琴的拉法和天界的二胡有些像,可是琴音悠然清靈,不似二胡那般感傷惆悵。」

    「你喜歡嗎?」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「你腕上所戴的可是魔界手鍊,枯奴?」見到熟悉的手鍊,殘天望之怔愣,這莫不是他當初給雲的粉紫枯奴嗎?

    「枯奴?不、不、不,這才不是枯奴,雖然長得十分像,但這是天界的定情鎖,是天界最近正在流行的東西。」桔雲放下窗幔,以指輕輕摩娑腕上與枯奴長得十分相似的手鍊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殘天心中難掩煩心與驚愕,未幾,心中的愕然被隨之升起的懷疑給覆蓋了住,單看眼前神態憨然的桔雲是瞧不出個所以然的,就不知他真是無意間提起,還是早就想好這點了?

    「你……」殘天咬牙躊躇,看了看他,再望了望身後的廚房,好半晌才勉強道:「進來吧。」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吾為何要逃?

    殘天攏緊雙眉,紫色長髮隨風而揚,他雙眸凝盯花園中央的白色噴泉,泉水瀲灩成波,天上日陽照下彷彿金粉傾倒,隨著水光而晃綻光芒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「治癒?喔,你是說思雪?」桔雲將視線落在他胸捧的書籍上,忍不住跟他要來翻閱,自從他靈脈恢復後,就開始習慣每日一書,甚至一日讀完數本也有可能。

    還記得之前在天界時,尚未飲酒且專心讀書的他,曾被桔雪帶些埋怨地說了一句:「不肯陪我出去走走,整日只知啃書,未飲酒的你也能看得懂這些書?」當然,桔雪登即就因發現自己所言不當而向他道歉,他也只是回以一笑。

燕南飛(秝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4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